旋转而上的风是为“扶摇”

中段考过后,会有一场班级篮球联赛,爱好篮球的男生兴奋不已,早早组织球队,筹划队名,挑选队服,排好篮球场地进行训练,踌躇满志,等着初赛的那一天。

青春的孩子,安静的校园,总是少不了这样的赛事。球场上的飞扬,激情的洋溢,四周呐喊与掌声的欢呼,是每个少年的必经,我理解着他们的兴奋与快乐。

“老师,帮我们取个响亮的队名吧,到时印在队服上,一提队名就可以立即震慑他们的那种。”调皮的孩子询问着我。我知道这是一群少年对一位语文老师的信任,他们觉得你知识渊博,阅历丰富,取出的队名也应当是一鸣惊人的。

可是,对于这一代的孩子,我似乎离得过于遥远,我不是很了解他热衷的东西,他们谈论的话题,那些二次元的漫画也在我的认知之外,我又如何能想到一个恰当的队名呢?

“飞龙在天,倚天屠龙,碧海潮生,八荒六合……”,我的脑海里回旋着的只是我所喜欢的金庸武侠里的招数,神乎其神,但似乎都无法诠释少年该有的豪气与书生意气的相融合。于是,这件事便在我心里搁浅,近日里竟然是忘却了。

“老师,我们想到了一个队名,叫作‘扶摇’,你觉得好吗?”这一日,少年带着一丝桀骜不羁看着我,递过设计字体的纸张,嘴角露出得意的笑。“为何取这个队名,有何深意吗?”我疑惑着。

“开学时您不是让我们背诵了庄子的《北冥有鱼》吗,‘鹏之徙于南冥也,水击三千里,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,去以六月息者也。’大家都觉得要有大鹏之志向,但我觉得如果没有旋风的出现也就不会有大鹏的展翅高飞。我喜欢这样的旋风,酷酷的。”

四月的风拂过高大的玉兰树,枝丫间缀着星星点点的花苞,闪着细碎的光芒。少年流利背诵着文段,那些几许晦涩难懂的文字蓦然如珠玉的温润,雅致灵秀在时光里跳跃着。我听着他的诠释,看着眼前的少年,他的眼中也同样闪耀着细碎的光芒。

想想少时的我,早早在师长的教导之下懂得要去立下志向,必须学那大鹏展翅高飞,飞往高山湖海,似乎唯有如此才可体现人生的价值。可是后来在烟火的疲敝中,品尝着生活的苦辣,才明白拥有一颗自由抒怀的心是多么可喜的事。

这是一个多元的世界,其实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那翱翔天宇的大鹏之鸟,生命平凡的历经,倘若可以在当中静享到自由与静美,已然不辜负了这客居光阴的一场。

小小的少年,远比那时的我更懂得去思考自己的未来,这直白、简单的理想,已然体现在同是简单而诗意的“扶摇”二字之上。

我笑着点点头,看着素白纸张上设计的字体,艺术的大字、蓝色的低衬,有着一丝空灵的感觉,旋转而上的风是为”扶摇”,分明就是这群意气风发的少年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